• 民营经济“19条”配套细则解读(十五、十六)
  • 发布时间:2019-01-14   来源:天津日报
  • 疑罪从无

    每起刑事案件都严格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定罪量刑,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



    解读之十五

    “疑罪从无”让民企安心发展

    打击黑恶震慑涉企违法犯罪

    我市民营经济“19条”提出,切实保护民营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市高级人民法院、市人民检察院、市公安局分别制定了配套细则。

    民营经济“19条”明确,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原则妥善处理相关问题。严格区分企业家个人财产和企业法人财产,依法慎用羁押和查封、扣押、冻结等强制措施。着力打击黑恶势力通过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暴力围标、强揽工程、非法占地及“软暴力”等方式侵害企业合法权益的违法犯罪行为。

    市高级人民法院配套细则明确,每起刑事案件都严格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定罪量刑,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坚持依法、平等、全面保护产权的原则。依法妥善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避免财产保全行为不当。认真执行《天津法院涉案财物管理标准》《天津法院委托鉴定、评估、司法拍卖工作标准》,依法处置涉案财物。围绕创建“无黑”城市的目标,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依法严厉打击侵害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黑恶势力犯罪,严把黑恶势力犯罪分子减刑假释关,从严掌握减刑的频率和幅度。建立预防惩治和线索转递机制,注重深挖关联犯罪和“保护伞”,及时向市扫黑办转交涉黑恶势力犯罪线索。准确把握黑恶势力犯罪的特点,实现精准打击、严厉打击,持续扩大打击成效,推进扫黑除恶工作常态化长效化。

    市人民检察院提出六方面工作细则。一是坚持平等保护原则,对各类企业不分所有制、不分内外资、不分大中小,一律依法平等保护,确保诉讼地位和诉讼权利平等、法律适用和法律责任平等、法律保护和法律服务平等。二是严格依法审查案件,依法监督纠正以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选择性执法、滥用强制措施等违法行为,坚决防止刑讯逼供、非法取证等违法行为。对侵犯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犯罪行为,经审查认为侦查机关该立案而不立案的,开展监督立案工作;不应立案而立案的,开展监督撤案工作。对能够主动配合检察机关调查取证的涉案民营企业经营者,且认罪态度好、没有社会危险性的,不采取拘留、逮捕措施。认真落实修改后刑事诉讼法关于认罪认罚从宽的规定,对符合改变羁押强制措施的及时改变,对符合从宽处理的依法坚决从宽。三是依法妥善办理涉产权案件,对有关部门移送的刑事案件,涉及民营企业行贿人、民营企业家的,审慎采取强制措施。对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涉经济犯罪案件,不该封的账号、财产一律不查封,不该采取强制措施的一律不采取。严格区分企业家个人财产和企业法人财产,经审查发现侦查机关有违法查封、扣押、冻结与所涉案件无关的财物行为的,依法发出书面《纠正违法通知书》予以监督纠正。四是对侵害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案件,选派办案经验丰富的检察官或检察官办案组办理,依法从快审查批捕、提起公诉。严格掌握适用不起诉条件,符合起诉条件的,依法提起公诉;情节恶劣的,依法提出从重处罚的量刑建议。采用捕诉合一模式,建立专门检察官办案组办理经济犯罪案件,对于涉民营企业的经济犯罪,从有利于全案依法妥善处置的角度出发,切实做好提前介入侦查引导取证、审查起诉、出庭公诉等各个阶段的工作,依法妥善处理重大敏感问题,做到不机械司法、就案办案。五是在依法办理案件的同时,注重帮助涉案企业挽回和减少经济损失。对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及时告知当事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并提供相应的法律帮助。通过依法惩治犯罪、强化打击职能,为民营企业合法经营保驾护航。六是严厉打击黑恶势力通过违法犯罪行为侵犯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行为,认真研究新型涉黑涉恶犯罪的审查技巧、应对措施、认定论证策略,梳理区分涉案财产和企业合法财产,确保打击与保护并重。拓宽线索渠道,坚持深挖彻查,将“破网打伞”作为专项斗争的主攻方向,确保扫黑除恶与“破网打伞”同步推进。

    市公安局提出五项配套细则,一是对民营企业依法审慎采取查封、冻结、扣押等强制措施,对与案件无关的民营企业财产不采取强制措施。二是对民营企业采取查封、冻结、扣押强制措施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加大监督检查力度,对采取强制措施违反法律规定的,立即督促整改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三是在提请批准逮捕过程中,严格审查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逮捕条件,对不符合逮捕条件或具有刑事诉讼法第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民营企业经营者,不提请批准逮捕;对涉嫌犯罪,不羁押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民营企业经营者,采取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对检察机关作出的对在押民营企业经营者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公安机关予以执行。四是在执法监督检查中开展对无罪判决案件的核查,及时发现是否存在遗漏侵犯民营企业及经营者合法权益犯罪等问题。五是充分发挥公安机关法制部门在扫黑除恶工作中的职能作用,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对侵犯民营企业及经营者合法权益犯罪行为依法打击。


    审慎对待

    对企业家在生产、经营、融资活动中的创新创业行为,只要不违反刑事法律规定,不以犯罪论处。


    解读之十六

    坚持公正司法提振民企信心

    加强执法监督筑牢公正防线

    我市民营经济“19条”提出,公正司法为民营企业发展保驾护航。市高级人民法院、市人民检察院、市公安局分别制定了配套细则。

    民营经济“19条”明确,严格执行刑事法律和司法解释,坚决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对企业家在生产、经营、融资活动中的创新创业行为,只要不违反刑事法律规定,不以犯罪论处。建立涉企案件快侦快诉快审快结机制、重点涉企案件指导机制、涉企案件跟踪督办机制。对经营失败无偿债能力但无故意规避执行情形的企业家,及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对已经履行生效法律文书义务的,及时屏蔽失信信息,恢复企业家信用。

    市高级人民法院配套细则强调,严格区分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个人犯罪与企业犯罪。对民营企业或者企业家在融资、生产、交易活动中的创新行为,依法审慎对待,除法律明确禁止的,不得以犯罪论处。对存在违规行为,但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符合犯罪构成要件的,不得作为刑事案件处理。

    正确处理涉及刑民交叉问题的案件,不得随意以等待刑事案件处理结果或者移送刑事侦查为由,变相剥夺民营企业的民事诉讼权利。认真落实最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按照第222条至226条的规定,准确适用刑事案件速裁程序。企业家积极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或者主动纠正失信行为的,可以决定提前删除失信信息;不应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企业家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应当在三个工作日内撤销失信信息;记载和公布的失信信息不准确的,应当在三个工作日内更正失信信息;企业家对于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申请纠正的,应当自收到书面纠正申请之日起十五日内依法审查,理由成立的,应当在三个工作日内予以纠正。

    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五项配套细则,一是严格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等法律原则和制度,对一些民营企业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不规范行为,认真研究,审慎处理。对于民营企业生产、经营、融资等经济活动,除法律、行政法规明确禁止外,不得以违法犯罪对待。经审查认为不构成犯罪的,在审查逮捕阶段积极适用不构成犯罪作不捕处理,在审查起诉阶段积极适用不构成犯罪作不诉处理。二是办理涉及企业家犯罪的案件,严格区分罪与非罪、重罪与轻罪的界限,经济纠纷与违法犯罪的界限,企业家个人犯罪与单位犯罪的界限,正当融资与非法集资的界限,企业发展中出现的偏差与钻改革空子实施犯罪的界限,合法经营收入与违法犯罪所得的界限,对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构成犯罪的,严格依照证据裁判规则,不予追究刑事责任。三是重点监督涉及企业家的刑事裁判在认定事实、采信证据、适用法律、诉讼程序等方面是否存在错误,对符合法定条件的,依法提出抗诉。加强对刑事执行活动的监督,人民法院执行财产刑过程中,如存在应当执行而不执行、不应当执行而执行,非法处置被执行人或者案外人财产等侵犯产权违法情形的,依法提出纠正意见。四是加强对民事、行政执行活动的监督,重点监督因不依法履行执行职责及错误采取执行措施、错误处置执行标的物、错误追加被执行人,致使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案外人财产权受到侵害的案件。加大对涉产权虚假诉讼、恶意诉讼的监督力度,重点审查双方当事人恶意串通、通过以物抵债等方式损害案外人产权案件,督促人民法院依法惩治虚假诉讼行为,维护司法公正和司法权威。五是注重协调处理好办案与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关系,不因办案简单化或不讲方式方法致使企业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同时,充分考虑企业生存发展,主动开展风险评估,维护企业家和企业的形象、名誉。慎重发布涉及企业的案件信息,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影响,促进企业长远发展。

    市公安局提出四方面落实举措,一是完善涉案款快速返还机制,尽快查清犯罪事实,查清涉案款权属关系,对权属关系明确不存在争议的涉案款及时返还被害企业。二是与市高级人民法院、市人民检察院、市司法局等单位共同研究制定依法保障律师调查权若干规定,进一步保障律师在办理诉讼、仲裁或非诉讼业务过程中,依法向有关单位调查与所承办业务有关的情况,采取查阅、摘抄、复制等方式获取与所承办法律事务有关信息,依法为民营企业提供法律服务。三是对负责起草或实施的现行的市政府规章、市政府规范性文件及市局规范性文件中有悖于平等保护原则、不利于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相关内容进行清理,做到应改尽改,应废尽废,并提出废止或修改的建议,以完善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规章制度。四是依托市公安局民生服务平台对民营企业的咨询、投诉、举报及时答复,对发现的问题线索及时移交有关单位依法办理。


  • 扫二维码,了解更多资讯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