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川“四个一批”推动省属企业结构调整和重组
  • 发布时间:2018-09-05   来源:市合作交流办
  • 一是巩固加强一批。            

    做强基础性产业。巩固省属企业在基础性产业领域的骨干支撑作用,着力延伸产业链、创新投融资模式、推进绿色化和国际化发展;支持省属交通领域企业立足优势、做强主业,拓展海外市场,适度发展与交通产业链直接相关产业,设立交通类产业投资基金,探索交钥匙总承包模式等多种建设模式,推进投资建设运营一体化;支持省属能源企业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大力发展水电、风电、太阳能等清洁能源产业,构建清洁能源消费利用体系;支持省属建筑企业围绕建筑施工、设计等主营业务,延伸拓展业务领域,开拓海内外市场,推进工程总承包,打造中国一流的建筑产业集成商;支持有条件的省属企业整合稀土、钒钛、锂矿等战略性矿产资源,推动战略性资源产业突破性发展。        

    做优现代服务业。推动相关省属企业重点发展现代金融、商贸流通、旅游康养、现代物流、电子商务、科技服务等现代服务业,发挥带动聚合作用,不断向产业链高端环节集聚,打造现代服务业龙头企业。支持省属金融控股平台组建国有资本控股的省级银行,按照全省统一规划布局取得相应金融牌照,打造地方金融控股航母,助推西部金融中心建设;支持省属商贸企业加强资源整合,优化产业结构,完善商贸业态,打造全国知名、西部一流的综合性商贸流通企业;支持省属旅游企业整合国内外优质旅游资源,推进旅游与文化、航空、康养、交通等融合发展,打造全国一流的现代旅游服务业投资商和运营商;支持省属物流企业按“错位发展、优势互补、合作共赢”思路,布局现代物流网络,发展供应链金融,推动物流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引导相关省属企业重点发展健康养老等生活性服务业,推动服务向精细化和高品质转变;支持省属企业开展电子商务技术与产品研发,形成电子商务产业技术、人才市场和社会资源等综合优势,探索打造电子商务产业平台;支持研发设计、信息资源、科技中介、科技金融、文化和科技融合、检验检测等领域相关省属企业加快发展,打造重点领域科技服务产业生态,服务实体经济转型。鼓励省属企业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新一代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改造和优化服务流程和商业模式,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        

    发展新兴产业。支持省属企业在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发挥引领示范作用,充分发挥既有优势,利用投资基金,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加快布局军民融合、通用航空、页岩气、新能源汽车、节能环保、新材料、大数据及新一代人工智能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强核心技术攻关,加速创新成果转化,重点培育1—2户“独角兽”企业、一批“瞪羚”企业,加快形成经济新增长点。发挥军民融合产业发展基金作用,引导各类资本布局航空航天、军工电子、信息安全及新材料等产业,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抢抓我省低空空域改革试点机遇,支持省属企业加快布局通用航空产业,打造通用航空龙头企业;支持省属能源企业参与页岩气、煤层气和常规油气资源勘查开发,提升在资源开发利用中的话语权;支持省属企业通过合资合作等方式,发展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建设运营充换电基础设施,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鼓励省属企业通过产业技术联盟等方式,发展大气、水、土壤、垃圾处理等污染治理业务,布局节能环保产业;鼓励省属企业联合优势企业,增量布局石墨烯、新型合金材料、玄武岩纤维等高性能纤维及复合材料等新材料领域,打造新材料产业集群。鼓励省属企业积极布局大数据及人工智能领域,构建大数据交易平台,整合产业数据,推动数据挖掘价值最大化,打造大数据应用的核心运营商,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二是创新发展一批。

    搭建调整重组平台。积极推进现有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提升投资运营功能,改组组建交通基础设施类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探索有效的运营模式,通过开展投资融资、产业培育、资本整合,推动产业集聚和转型升级,优化省属企业国有资本布局结构。逐步向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划入一定国有上市公司股权,通过资本运作、价值管理、有序进退,促进国有资本合理流动。打造国有资本重组整合托管平台,将省属企业中的低效无效资产以及非主业资产,适度集中至托管平台,做好增量、盘活存量、主动减量。 搭建科技创新平台。加强科技研发平台建设,支持省属企业整合内部研发机构和创新资源,通过自主建设、联合共建等方式,组建企业研究中心、工程技术中心等研发机构和重点实验室、工程实验室等创新平台,加强应用基础研究,完善研发体系,突破企业技术瓶颈,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创造和运用,提升自主创新能力,鼓励省属企业积极申报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构建行业协同创新平台,鼓励省属企业牵头联合国内外高校、科研院所、在川央企、市(州)国企以及其他市场主体协同建设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在军民融合、轨道交通、节能环保、新能源等领域开展联合攻关,建立和完善开放高效的技术创新体系,突破产业发展短板,提升集成创新能力。建设“互联网+”平台,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促进跨界创新融合。建立支持创新的金融平台,充分用好各种创投基金和产业基金支持省属企业创新发展,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新兴产业培育。鼓励省属企业搭建创新创业孵化载体和服务平台,积极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持员工和社会创新创业。鼓励支持省属企业培养和引进高素质人才,加速创新成果转化,加快产业化进程。 搭建开放合作平台。把握世界科技发展趋势,搭建国际科技合作平台,鼓励有条件的省属企业在境外设立办事机构,承揽国际业务,开展跨国并购,拓展对外合作空间。做强省属海外综合投融资平台公司,着力打造省属海外投资合作平台、海外项目融资平台、海外重大项目对接交流平台。以优势企业为核心,通过市场化运作方式,搭建优势产业上下游携手走出去平台、高效产能国际合作平台、商产融结合平台和跨国并购平台,增强省属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能力。加快境外经济合作园区建设,形成走出去集群发展优势,降低国际化经营风险。支持组合引入非国有资本、优秀管理人才、先进管理机制和增值服务能力,提高省属企业国际化经营水平。        

    三是重组整合一批。

    大力推进专业化整合。坚持突出主业、控制辅业,以能源矿业、建筑地产、旅游、物流等领域为重点,通过无偿划转、股权合作、资产置换、战略联盟、联合开发等方式,将资源向优势企业和主业企业集中,实行专业化运营,减少无序竞争和同质化经营,提升运行效率,增强市场竞争力。鼓励省属企业围绕主业的产业链,通过市场化方式联合重组上下游企业,打造全产业链竞争优势,更好发挥协同效应。鼓励省属企业围绕改制上市目标,联合其他企业共同组建股份制专业化平台,加大新技术、新产品、新市场联合开发力度,提升资源配置效率,培育后备上市资源。 加快推进企业内部资源整合。支持省属企业对内部相同或相近业务、同一产业链业务进行重组整合,推动企业内部资源向优势产业和价值链高端集中。鼓励省属企业依托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平台,结合产业转型升级,通过培育注资、业务重组、吸收合并等方式,利用普通股、优先股、定向发行可转换债券等工具,推进专业化整合,增强持续发展能力。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要加大在资本市场的融资力度。加强省属企业集团管控体系建设,支持省属企业推进管理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压缩企业管理层级,原则上省属企业管理层级控制在三级以内,对省属企业三级以下公司进行清理整合,将投资决策权向二级以上企业集中,积极推进企业管控模式与组织架构调整、流程再造,构建功能定位明确、责权关系清晰、层级设置合理的管控体系。 有序推进市场化并购重组。鼓励省属企业围绕发展战略,以获取上市公司资源、关键技术、核心资源、知名品牌、市场渠道等为重点,积极开展并购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推动上市进程和质量品牌提升。加强重组后企业的联动与整合,推进管理、业务、技术、市场、文化和人力资源等方面的协调与融合,确保实现重组预期目标。并购重组中要充分发挥各企业的专业化优势和比较优势,尊重市场规律,加强沟通协调,防止无序竞争。        

    四是清理退出一批。

    大力化解过剩产能。严格按照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要求,以煤炭行业为重点,积极有序退出过剩产能,加快淘汰落后产能。通过化解过剩产能,促进企业优化组织、技术和产品结构,推动企业转型升级。对高负债企业,以不推高资产负债率为原则严格控制投资规模。 加大清理长期亏损、扭亏无望企业和低效无效资产力度。通过资产重组、破产清算等方式,解决持续亏损3年以上且不符合布局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退出问题。通过产权转让、资产变现、无偿划转等方式,解决3年以上无效益且未来2年生产经营情况难以好转的低效无效资产处置问题。 有序退出不具有发展优势的行业和业务。对于完全竞争性领域的省属一级企业,主业不能通过股改独立上市、也不能装入其他上市公司的,要逐步退出或通过市场化方式重组。梳理企业非主营业务和资产,对不具有发展优势,与主业无互补性、协同性的低效业务和资产,加大清理退出力度,实现国有资本形态转换。变现的国有资本除用于安置职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外,集中投向国有资本更需要集中的领域和行业。 加快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稳步推进省属企业职工家属区“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实现社会化管理。对省属企业所办医疗、教育、市政、消防、社区管理等公共服务机构,采取移交、撤并、改制或专业化管理、政府购买服务等多种方式分类进行剥离。稳妥推进厂办大集体改革。对省属企业退休人员统一实行社会化管理。

  • 扫二维码,了解更多资讯
  • 相关资讯